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天 柱 山 » 详细内容

天柱山:雄风秀气总相宜


来源:三祖禅寺  发布时间:2015-04-16 浏览次数:1063次

 

梁秉堃

在初冬的日子里,乍寒还暖,胜似春光,我来到了陌生的天柱山。

请恕笔者孤陋寡闻,以前我并不知道这座位于安徽省西南部潜山地区的天柱山。在合肥下了飞机以后,坐上旅游大巴车,听到导游顺口读出李白的诗篇:奇峰出奇云,秀木含秀气。青冥皖公山,巉绝称人意。紧接着,我又读到了如下的一些诗篇——白居易的:天柱一峰擎日月,洞门千仭锁云雷。王安石的:水无心而宛转,山有色而环围。穷幽深而不尽,坐石上以忘归。苏轼的:少年相别老相逢,月满潜山照肺胸。恩录破除仙录在,世缘消灭道缘浓。黄庭坚的:司命无心播物,祖师有记传衣。白云横而不度,高鸟倦而犹飞。等等。据说,自从唐代和宋代以来,天下慕名前来游览天柱山的名家纷至沓来。他们当中,或石壁题名,或刻字纪事,或镌诗抒怀,或作形留念。在《安庆府志》上,竟有这样的一则记载:山中清溪两侧,环壁刻唐人诗,使之无隙石。据说,不完全的统计中,这里现存石刻316幅,有唐人刻3幅、宋人刻114幅、元人刻3幅、明人刻33幅、清人刻8幅,待考朝代人刻145幅……于是,我心中闪现出一个不小的疑问——究竟是什么样的独特山水风景,使得历代的诸位名家、诗圣能够发出此等由衷的、激越的感悟呢?

第二天的清晨,风和日丽,我们开始走近也走进了天柱山。当我们来到一家寺庙的大雄宝殿时,两侧照例排列着十八罗汉的金身塑像,这本是很普通的事,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然而,当我仰头望去却不得不眼前一亮,出人意料的是在诸位罗汉之头顶上方墙壁上,又密密麻麻地画着十八罗汉的彩色画像,而且形象生动,色彩斑斓,栩栩如生,呼之欲出。此刻,陪同的主人轻声告诉我们:这是前几年在寺庙重新修缮的时候,一位中年女士所画,她主动用了整整三个月的时间,每天除掉吃饭、睡觉以外,一直都是爬上脚手架艰苦地一笔一笔作画,这既不是为了名,更不是为了利,只是为了恪守心里那份坚定的信仰。她的表现实在是可喜,可敬,可叹啊!于是,我马上想到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绘画大师米开朗基罗,他在罗马教堂屋顶上作画圣经的故事,也是日日夜夜全身心投入的工作,当完成画作走下脚手架时,袜子已经和脚跟被鲜血粘贴在一起,撕也撕不开,脱也脱不下来了。可以说,他们两位同样都是由于信心不二,不二信心的精神所致。那么,又是什么样的神奇名山值得作出如此的巨大牺牲和奉献呢?这,就更增强了我要寻找答案的愿望。

老实说,国内的名山我倒是游览过一些,总体的印象是北山可称之为,南山可称之为,作为安徽的名山自然是应以为著称的。然而,在登山以前,我从文字资料上意外地查询到——“天柱山山体基本上是混合花岗岩与二长片麻岩所组成。这两种岩石内含有大量的长石、石英、云母、角闪石等成分,有着多断层、节理(裂隙)等特点,具备良好的内风化和外风化的条件。于是,我立即想到了北山的固有风采来,甚至在脑海里展现出雄伟壮丽的太行山形象。当我登上天柱山主峰的时候,特别是站在皖公山的一侧,又逐个欣赏到仙鼓峰、衔珠峰、宝月峰,以及千丈崖、试心崖、龙吟虎啸崖,等等景象之后,可以说,我完全被天柱山的雄伟、浩瀚、厚重和奇特的风格所折服。然而,在兴奋和激动之余,我也不免要对汉武帝刘彻登礼天柱山时号曰南岳,多少有些不够理解了。

最后一天的清晨,我们来到白马潭,参加了秀色可餐,撩人情怀的漂流活动。应该说,在两岸绿色屏障的呵护下,登上原始的长长木排,迎着不断跳动的晶莹水花,潇洒又惬意地顺流而下,眼前充满了野趣、童趣和古趣的一切使得我留下了一个崭新的、奇特的、难忘的印象。此处在阳光灿烂、蓝天白云之下,面对青山绿水,放筏潜河,暖风徐徐,歌声不断,笑声朗朗……真可谓,既秀丽又秀美;既秀雅又秀逸,让人如承甘露,心田滋润,获得了似乎进入仙境一般的美的享受。现在城里的人们不是经常向往着返璞归真,投入大自然的怀抱吗?这里才是最难得的境界,最舒心的境界,最理想的境界,最流连的境界。如果说,前两天游览的峰林峰丛可以称之为雄奇的话,那么,后一天游览的水光潋滟又可以称之为灵秀了。

啊,这才是一个完整、完善、完美的天柱山!看起来,天柱山的自然风光确乎是峰无不雄,石无不奇;而且是洞无不幽,水无不秀。这里刚柔相济,兼容并蓄,相辅相成,真乃是雄风秀气总相宜也。

自古以来,天柱山也有潜山之称。为什么呢?这是由于其主峰直插苍穹,又隐藏在群峦叠嶂之中而不肯露出声色,因而才知名度不够高吧。故此,有人称之为寂寞的天柱山。今天则大可不必了,在这太平盛世之时,我们相信这一古老而崭新的旅游胜地,定会锣鼓齐鸣地粉墨登场,在压群雄以后,真正显现出此处无名胜有名的独特风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