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天 柱 山 » 详细内容

古南岳天柱山游记


来源:三祖禅寺  发布时间:2015-04-16 浏览次数:927次

 

夜奔

驶上高速公路时,远处白净的天空泛着淡淡的蓝,皎洁的月亮端的斜靠在高架桥的远处,车速很快,月亮却不紧不慢跟着。不消一会儿,浑圆的天幕像浸透颜料的海绵转成深蓝,月亮跃上来。

窗外闪过成片的稻田、几丛溪水和几声虫鸣蛙叫。月亮贴着天幕,云被密密的篦过之后丝丝缕缕裹在月亮上,投下深深浅浅的影,很有些耍皮影的意思。月光看得真切,疑心抬手就能拨开月亮上几缕云。

星星没有簇拥,寂寥天幕中的月球越发显的淡泊而宁静。没什么打扰月色除了飞驰的公车,夜晚投奔异地是令人倦怠的,何况恰逢这样宁静的夜晚?看看手表还有几乎两个小时的车程才能赶到潜山,想起同样淡泊而宁静的天柱山,心里不由得升起一股萌动。

余秋雨先生早前曾写过一篇《寂寞天柱山》,字里行间满是因天柱山被世人忽略而发的感慨。静静的,我距离天柱山越来越近,明天你还会寂寞的吗?

山道弯弯

第二天赶了大早踏上天柱山,盘山道算不上险峻,公车一路畅通无阻曲折而上。山道两边草木旺盛,走几步突见草木中斜挑出一幅酒旗招揽客人,推荐天柱山当地一种米酒,难道这里也有三碗不过岗的传说? 

三两个小童坐在敞开的家门口,低着脑袋自顾自的玩着什么。车开过去视线里闯进了成片的竹林,每株都挺拔,竹子生的青翠而且密。竹林下面当然有野花,虽然细小,都不怯场纷纷昂着头。昨夜的雾气或者是今早的朝气弥漫在竹林、野花、公路上。空气中一股湿漉漉的味道掺着新翻泥土的气息,还有叫上不名来不及分辨样貌的雀儿,猛地发力振翅跃过野花投入林中,剩下清脆的鸣叫在竹林中荡漾。目光转过来,明晃晃的看见远处一条金色的溪水。仔细看不像溪水,比溪水宽阔一条河?细细听来竟没有水声,河水居然也不在流淌,那可不是一条奇异的河吗!几个农妇正蹲在水边洗衣,离她们上游十几步的地方却是来回玩耍的小童。定睛一看才发现,这条金色的溪水是干涸已久的河床,细细的白砂折射着阳光发出熠熠的金色。六、七月份山上缺水缺得厉害,瀑布和漂流都是奢侈的景观,不成想因祸成福遇到这样断流河

声与影 形与色 

穿过山门拾级而上,除了远处层峦叠嶂的青山近处草长莺飞的明媚景色,蜿蜒的爬山路上只有寥寥几个游客,为了防止迷路,我们邀了一位当地导游同行。

转过一个弯忽现一座峰,继续走几步,那山峰又被甩在身后,“移步换景是久居城市的人难得的景致和意境。耳边隐约有潺潺的水声了,赶忙上前几步要探个究竟,水声似乎又在身后响起,同行的导游一语惊醒梦中人:那是松涛声!劲风吹透了松叶,松叶此起彼伏的互相拍击延绵于耳声不能绝,时而如山涧小河淌水,时而如飞瀑一泻千里。青龙涧路遇一位出售手工草鞋的老人家,红底衬着粗麻绳别有一种古朴的风味,拗不过热情的老人家,二来这样的草鞋城市中早看不见踪影,一问价格:只三块钱,毫不犹豫的当珍宝一样买来。

继续前行是一段陡峭的石阶,仰头观望大约十来分钟的路程。同行的游客正在犹豫,石阶旁山店里的掌柜突然大声对我们说:你们的导游嗓子最甜啦,让她唱段黄梅戏吧!众人精神一振,簇拥上去,导游也不扭捏笑眯眯的站上一层石阶,望着远处的群峰唱了起来,那恐怕是黄梅调,从这山头远远的飘出去余音环峰绕水,估计是哪位有耳福的游客听到了歌声,对面也传来:喂……的回应。

黄梅调还在回味,一块巨石陡然遮挡了山路,神秘谷到了。神秘谷是天柱山具有代表特色的一个景点,其实不是谷而是一段上攀的道路,因为山顶巨头坠落于此天然形成。在谷中攀爬要不断调整身体的姿势去适应大小形状不一的狭缝或山洞,在人间居然能领略到只应天上才有的此境此景,不由得感叹大自然鬼斧神工。山穷水尽疑无路时身体或卧或爬或蹲或侧身,忽然豁然开朗柳暗花明,几进几出中饱吸了天地灵秀的美景也尽收眼中,猫着身体攀上陡峭的悬崖,一边是光滑的峭壁,另一边却是葱翠的松枝和黄阳,最令人惊讶的是紧跟在身后的同行游客居然在相隔咫尺却浑然不觉,大有一夫当谷,万夫莫开的滋味。

蜷缩在狭长石缝时,天气颜色陡变阴沉下来,峰回路转之际忽现晴空万里,又阳光普照。山上气象万千,变幻无常。在谷内穿行,那一层云又一层云压过来沉闷的透不过气,太阳不辨方向,山谷中内劲风过处,犹疑倾盆暴雨将至,山雨欲来果然风满楼。等攀上山谷顶时,厚重的云层被吹得无影无踪,那轮列日正当空。如此爬山不仅没有丝毫的倦意,也让我们体会到爬山的乐趣和真情所在。

浑圆的天穹下云蒸霞蔚,远处有山为黛亭亭玉立,眼前赫然拔起座座清峻冷傲的山峰在太阳下发出耀眼的白,直冲云霄,就算是传说中凭借风力高飞的鲲鹏鸟到了天柱山只怕也要望山兴叹。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傲的天柱山就是因为这媲美仙界的世人难寻的美景,吸引历代文人骚客隐士名家留恋于此而生终老之意吧。

振衣岭是悬崖之下尺把宽的一块平台,平台的一侧傲然屹立一株刚健的千年古松,当地人称为天柱松”,也是天柱山一处堪称绝妙的景致。小心翼翼的沿着一截极其狭窄陡峭几近九十度的云梯下行,手脚顿显笨拙浑身出了冷汗,可怖的却不止身旁陡峭的万丈深渊而是这山风。由于位处悬崖峭壁风口之间,耳听得山风呜呼咆哮,疾风劲草危楼欲坠,山谷中犹如万马奔腾,又似响雷于风后兵助倾城,周身的冷汗吹进骨头,脑袋一凛头皮发麻。衣物飘飘欲坠,面皮筋浮而酱紫,收敛住慌乱的心绪,手脚并用爬下平台,群山巍峨,古松浮于层云之中,偶露峥嵘,,周遭山峰有的犹如刀削斧劈一般光滑平滑,有的却又浑圆饱满,不得不惊叹造物主的神奇。

天穹离头顶已不甚遥远,大有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的意境。抬头还是那险峻通天的神梯,众人迎风伫立,衣带飘飘长袖能舞,高处不胜寒做乘风归去之势,舞袖拂面,何似人间!

在山上时间久了,情不自禁的想念水,好在山水有相逢”,妩媚的炼丹湖不期然闯进了视野。水似眼波盈盈横在下山途中,炼丹湖一池碧水清冽冰爽,鞠一捧清水,洗净旅途上的风尘困顿。水色映照中青山朗润起来,眼见红的杜鹃、滴翠的松枝、葱郁的瑶草、星罗棋布的野果野花;微风过处,碧水吹皱,水音盈耳。好一个令游客流连忘返的瑶池仙境,武陵溪是古人不可考的传说,流光溢彩的炼丹湖正安静的铺在眼前。

寂寞天柱山

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焦仲卿和刘兰芝恰合葬于山脚下,孤坟野冢上荒草密布杂草丛生,谁能想到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爱情收场后,竟葬于满目疮痍的孔雀坟冢?不止孔雀坟,乔公故宅门前大乔小乔理云鬓的胭脂井,如今不过是荒郊野外一口废弃的孤井,谁曾想倾城倾国的两位绝色奇女曾生长于斯,天柱山终究还是寂寞的。

难怪历史上李白、王安石、黄庭坚、苏东坡等诸多名家大士等到此处挥毫泼墨,慷慨激昂,为采集天地精华神秀的天柱山被凡尘遗忘而扼腕惋惜!

但于我看来,天柱山并不需要惋惜。恰恰是上苍冥冥中怜爱这一处世外桃源,唯恐世人纷乱的足迹惊扰了堪比天境的仙乡,才将她的熠熠光芒遮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