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天 柱 山 » 详细内容

天柱山,我的母亲山


来源:三祖禅寺  发布时间:2015-04-16 浏览次数:1339次

 

天柱山,我的母亲山。。。。。。

生于斯,长于斯。三十年不相知!这是我对母亲山永远的愧疚。

记得小时候常听奶奶指着西边那高高的山梁,呵斥着晚归的大伯:你怎么不说你到皖山头上放麦去了?!那高高的山上真的长着金黄的麦子?还是有什么更有趣的场景?于是小小的我对高高的山有着无尽的遐想和向往。而后上学,隐约知道那山叫天柱山,也叫皖山,还叫古南岳,有个神秘的万人洞却至今找不到所在。

和许多人一样,我经历了高考失败后外出打工。因父母不放心我一个女孩子孤身在外,而托在山上工作的舅舅将我安排到天柱山庄工作。一干就是七年。有人说山上工作清苦无聊,可我没这感觉。最初是一有空就跟着老向导们进山,在他们指点下认识了一组又一组的奇峰怪石,找到一个又一个最佳欣赏角度。才明白天柱山上还真的藏着无尽的玄机。这玄机真为神仙所点化吗?汉武明皇真的曾和山神对话吗?我不信!于是一休假下山,我就钻进图书馆找古典文集,找寻关于天柱山的点点滴滴。发现她曾几千年来重任在肩,尊贵,博大,众望所归;后来却是七百载负重前行,不屈,包容,甘受寂寞。我终于明白,天柱山不只是命名意义上的我们的母亲山!她更用她五千年的历程诠释了真正母亲的含义!

于是我走出了母亲的怀抱。宣传母亲,赞美母亲,我要让拜访母亲的客人为我们的母亲喝彩!

传说三皇五帝时,先祖们发现天上日月星辰都在不停运动,还有流星划过天际,陨石砸向地面,威胁到人类生存。非常担心。于是就齐心协力,搓了四根十万八千里长的绳子,系在八座高山之巅,形成一张天网,托住天体万物的下坠。这八座高山始被称为八根天柱。 八柱是哪八座山呢?楚大夫屈原曾在《楚辞》《天问》中问到八柱何当?,汉代文集《淮南子》《天文》解释道:八柱者,五在中原,三在蛮夷。古代政治中心多在中原,所以中原五座又曾被加封五岳尊号,即东岳泰山、西岳华山、北岳恒山、中岳嵩山、南岳天柱山。三在蛮夷指古代西域的昆仑山、不周山,南蛮的衡山(即三山五岳)。由此可知天柱山乃担当着撑天大任。怪不得她如此坚毅挺拔!

天柱山也叫皖山。尧舜禹时有个大法官职司的氏族叫皋陶(音姚)氏,在禹执政时是皋陶氏伯益当大法官, 禹也找贤禅让,于是定下传位给比他年长的有威望皋陶氏伯益,但同时又交重任给自己的儿子启去做,后伯益去世,众氏族长推已有影响力的启为继承人,中国帝位实现了世袭的转变。因此有历史学家认为禹是中国最大的政治阴谋家,一经得逞竟影响中国四千年之久!但阴谋得逞后的禹担心皋陶氏伯益的族人识破后不服反抗,于是给了皋陶氏两处封地(音陆)。说是封地,实则制约皋陶氏。因为这两地均在大别山腹地,对当时已新兴农耕文明的人类来说,无疑是一片虎狼之地。但勇敢的皋陶氏战胜了虎狼,在大别山里开山造田,开疆辟土,后又以图腾定国名皖国。(现在安徽六安、安庆、湖北英山一片均属古皖国。英山和六安地名就是最好的史证)。皖国经夏、商千年发展已成为一个较强盛的子爵国。商末皖国国君助周武伐纣,战功赫赫,周武王赐皖国国君世袭大夫官职、伯爵爵位,始称皖伯大夫皋陶氏。后这位皖国国君去世,周王朝认为应永久的纪念他,遂封皖国境内天柱山为皖山,其发源水系为皖水,其都城为皖城(今安徽潜山县城)。战国时群雄割据,古皖国也已国力消退,终在公元前515年前后在吴楚之争中被消灭。古皖国存在了约1500年,曾一度繁华,创造了辉煌的古皖文明。至公元1667年康熙帝设置安徽省,估计年轻的康熙帝非常希望官员都如当年皖国国君助周武伐纣般的助他,也研究古皖国至深,所以郑重的选了个不再做地名使用的字作为安徽的简称。也一举奠定了天柱山母亲山的地位。

司马迁在《史记》《封禅书》中这样写道元封五年冬,汉武帝刘彻行南巡狩,至江陵而东,自浔阳入皖口,法驾谷口,登封天柱山,号日南岳。嗣后,神爵元年,汉宣帝祠祭南岳天柱山。大明七年(463)二月,宋孝武帝诏祭天柱山。永乐三年(1405),明成祖仍遣祭古南岳天柱山。可见天柱山确是历史上的南岳。然而隋开皇九年,隋文帝杨坚志在南疆,改封另一天柱湖南衡山为南岳。隋朝虽改衡山为南岳,但灭随而立的唐却又回认了天柱山为南岳,北宋沿袭唐代思想,照样认为南岳是天柱山。可南宋由于汉室的政治中心南迁至杭州,再加上当时国家两大高等学院:岳麓书院、石鼓书院均在湖南,中原有识之士们只把杭州做汴州遗憾和无奈无法释怀,对中原故土的无尽怀念无从寄托,那座曾被杨坚改称南岳、南方唯一的一根天柱”——湖南衡山就成了他们唯一的精神家园,衡山的南岳称号也被高呼起来。

就在衡山热闹起来的同时,曾经的南岳——天柱山却走进了七百载负重前行之路。

早在南宋咸淳元年(1265年),天柱山当地豪绅刘源响应官府号召,在山上开始了保家卫国之战,三里一营,五里一寨。十二万兵力,十八年抗战。本是义士,可1271年元朝一建立他们却变成了被围剿的。直至1283年刘源死,山寨散。但坚固堡垒还在,抗元的士气还在,所以几年后山又成了匪窝。明朝本应该太平点的,却又有张献忠之流看中了她万里长江一咽喉的重要位置。据守、厮杀,横尸二十里。清军入关后就更不必说了。昔日圣洁尊贵受人顶礼膜拜、踏歌不绝于耳众望所归的南岳天柱,变成了一片荒无人烟、鬼哭狼嚎之地。自1265年至1949年近七百年,仅有两次短暂的官府驻军:1858年曾国藩的江北大营1938年国民党的抗日部队。此两次驻军的统帅李云麟和张淦似乎认识到要让自己有区别于,所以都冒着生命危险爬上天柱峰顶分别写下孤立擎霄中天一柱用以辩证。帝王的脚印被血流成河冲淡了,文人骚客的颂扬无人敢传唱了,儿女们的情思被战火硝烟遮挡了。。。。。。

七百年的战火硝烟中,我们的母亲永远远眺望着她的孩子们!一代又一代。

战争结束了,新中国成立了。天柱儿女们誓要母亲在七百年尘封后重放异彩。于是割荆棘野草,寻石刻碑记;拾古堡荒阶,整庙宇亭台;修盘山公路,铺游览步道;让她再获一系列殊荣:首批国家级风景名胜区、国家文明森林公园、国家地质公园、国家5A景区等。又请专家论证,邀文人挥毫。1985年,余秋雨先生掷出了发人深省的一句话:作为当代的中国文人,不知道天柱山的所在,实在是很不应该的!!一语惊醒了几近遗忘的儿女们!也惊醒了华表柱下所有的文人!

我们的母亲山不再寂寞。虽少了往昔的顶礼膜拜,却有着今天的宾朋满座。古代文人众望所归的精神家园,而今成了人们交口称赞的旅游胜地。洗尽铅华,相信母亲也正享受着从未有过的天伦之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