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三祖僧璨 » 详细内容

禅宗三祖僧璨的传说


来源:三祖禅寺  发布时间:2015-04-04 浏览次数:1168次

 

        僧璨(~—公元606年),俗名璨,生于舒州独山(今安徽安庆境内)。(一说汴州陈留人,即今河南开封市人;一说徐州人。)原本是一个孤儿,因之,不但不知他出生年月(一说约出生于北魏宣武帝永平三年,即公元510年),而且连姓氏也无从知晓。自幼无依无靠,乞讨度日,哪儿黑,哪儿歇,四处飘零。也正因他孤苦无助,风吹雨淋,饱暖无着,所以多病多灾,体质十分羸弱。如墙上芦苇,风吹两面倒。一次,病倒在一个山村稻草堆边,气若悬丝。幸好遇上一个热心的老大爷,把他背回家,煎些草药,细心调理,总算从阎王爷那里捡回一条性命。但身体更加虚弱,一双脚软绵无力,站不起人来。老大爷见他这般情景,劝他说:如此下去,我也不放心,不如投奔嵩山少林寺,一来有个栖身之所,生活有个保障;二来在那里可以拜师学艺,时下少林寺有一套闻名天下的少林武功,何不去边修禅、边习武,可以祛病强身,可以改变前途命运,或许出落个人才来!僧璨觉得老大爷言之有理,大爷救我一命,总不能养我一生,此处不是久留之地;如果重返告化路,恐怕旧病复发,死于荒郊野外,连尸骨也无人收啊!我孑然一身,到寺庙倒是好去处。于是僧璨听信大爷指点,千叩万谢大爷的救命之恩。辞别后,一路乞讨,风雨无阻,径直奔向少林寺。
    人生际遇,缘中有福,福中有缘。僧璨到底缘到福来,十分幸运。少林寺主事僧还源和尚得知了他的孤苦身世与大病初愈,身体尚未完全恢复健康,十分同情,以慈悲为怀,救苦救难的菩萨心肠接纳了他。还源和尚说:你原名为璨,今为僧人,那现在就叫僧璨吧!并安排在斋堂做些力所能及的勤杂工。
        僧璨本来出身贫寒,八方流浪,如今过着衣食无忧且有规律的佛门生活,不几时,疾病痊愈,身体健康。他每日挑水担柴,添油上香,这些举手之劳,不在话下。而且什么样的活儿都能干,什么样的苦都能吃。人入佛门,心亦入佛门,每日诵经练功,十分专注,好学上进,孜孜以求。并且他学佛不知倦,练功不知苦,不多久,他心怀佛法,身怀绝技,默默无闻,从不显山露水地张扬自己。
        其时,正是北周武帝建德三年(公元574年),(一说建德六年,即577年),二祖慧可正在少林寺任住持,遇武帝宇文邕下诏书灭佛、道二教,毁灭经书、佛像,罢除沙门、道士,勒令还民;三宝福财,散给臣下,寺观塔庙,赐给王公。并令禁军一万前往少林寺,逼迫慧可祖师带头行使旨意。谁知少林僧众共1000余人,哪个听旨?这一下激怒了禁军官兵,把少林寺围得水泄不通,一定要提拿慧可,以正法典。哪晓得少林僧个个武艺高强,官兵虽多,哪是对手?不几个回合,官兵抱头鼠窜。慧可令众僧人赶快藏好经书、佛像,关闭山门,各自逃生,自己也随之离开。不想又有一队人马杀来回马枪,把慧可与另一个昙林和尚团团围住,欲待生擒,情况十分危险。恰此时,地一声从封堵了少林寺内跃出一僧,大喝一声:师父休慌,弟子来也!手执一根风火棍,左抵右挡,上飞下舞,众官兵不敢近前。他趁势为师父杀开一条生路,劝师父快快离开,不必担心其他。慧可祖师来不及问清救命僧人名号,运用轻功,飞出重围,往南方奔去。这位僧人见师父已突出重围,暗自高兴。自个儿无心恋战,也腾身而起,追赶慧可祖师而去。其实这位救师父于水火之中者就是少林寺斋堂的伙头和尚——僧璨。
    僧璨摆脱了官兵,来到一个十字路口,却不知师父去向,犹豫不决。少林寺内已是树倒猢狲散,众僧友各奔东西,不如先回舒州独山老家去躲避一时,待风平浪静,世道太平,再寻找师父与僧友。于是,他主意已定,日夜兼程,不到半个月,回到了家乡。

         家是一座风雨飘摇的孤独茅草房,内面空空如也,只有一灶台。但奇怪的是左邻右舍及整个村里的人都不见了,为什么呢?经打听,原来是全体村民赖以生存的一眼清泉不知何时突然干涸了,浇地无水了,人畜也没水喝了。村民们不得不异地求生而搬下了山。

水是生命的第一需要,没有水源如何能在此隐居下去?于是僧璨找到原来山岩的泉眼处,烧香念佛,一天,两天,三天过去了,突然间,泉水又白花花地涌了出来。不想他修行练就的禅法通力,竟如此神奇!有了水源,其他一切好办,找些茅草,重新铺盖屋面,搬些石头,权当桌椅、床榻,采些蘑菇、野果,裹腹充饥。白日工作,晚间参禅,自我过着亦俗亦僧的隐居生活。

寒来暑往,日月如梭,已是不惑之年(此时一说是北齐天保二年,即公元551年),此中隐居也不知多少时日,僧璨祖师一天也没忘记少林寺,一天也没忘记慧可法师。一日参禅已毕,心血来潮,少林寺能去,但寺毁人空,不必徒劳;然而慧可祖师在哪儿?安然无恙?禅法谁传?这一个个问号激励着僧璨一刻也坐不住,草草收拾行装,离开茅舍,一心一意下山去寻找慧可祖师。 

         一个月色朦胧的傍晚,僧璨来到司空山地界,忽遇一个强盗在山间一所破庙内劫持一位老僧人布包,他定睛细看,这老僧不正是他日思夜想一心一意要寻找的慧可祖师吗?他看得真切,怒从心起,一声大喊:师父休惊,弟子来也!一阵风火棍,三下五除二,打得那劫贼连喊饶命,呈上布包说:布包原封未动,银两分文未取。当劫贼见包中不是银两,而是一件袈裟时,十分懊悔,又连磕头求饶,发誓从今洗手不干了。阿弥陀佛!慧可祖师宽恕了知错能改的歹徒。 

         慧可祖师这才惊问僧璨:你是何方僧人?为何口口声声喊我师父?知我袈裟来历?

        于是僧璨把他的身世细述一遍。少时身患顽疾,结缘还源师父入居少林寺,修禅习武,只因当时为一无名伙房杂工,所以大师不认识,官兵查封寺庙时,他掩护慧可大师脱险,因不知大师去向,又回舒州独山老家隐居至今,专寻大师下山,不想今日有缘期遇。 

        慧可连忙合掌:真有累你了!阿弥陀佛!转念一想,两次遇难呈祥,皆得益于僧璨,莫非有缘乎?时下势局混乱,禅业维艰,又加上自己风烛残年,来日无多,不如把法衣传授给他,也有一个依托。免得日后万一遇上不测风云,以至于禅业中断,禅法后继无人。慧可继续盘向测试,僧璨一一对答如流,慧可祖师惊喜交加。

 

       僧璨苦求慧可大师道:弟子素患风疾,常常痛苦不堪,大约前世造孽,犯了什么罪过。愿侍大师,请大师为我忏悔罪过。弟子三生有幸。

       “那好,你既然提出要我为你忏悔罪过,你就把罪拿来,我好为你忏悔。慧可知僧璨修行有素,话藏机锋,便答道。

         僧璨思虑片刻说:我实在说不出我的罪过在什么地方。
         慧可大师说:我已为你忏悔完毕。慧可祖师又问:世间何者为佛?何者为法?
        僧璨答:是人是佛,是心是法。
        慧可大师问:佛法无二,你可知晓?

        僧璨答:佛法归心本无二,只是人们执着硬性把佛和法分作两样东西而已。还说:罪性不在内,不在外,也不在中,从来就没有一个独立的存在,就好比心即佛,心即法一样,物性之间本无差别的。
        慧可大师喜不自禁,连说:悟性迸发,内外贯通,可佳!可佳!立即扶起僧璨,引之并坐,把袈裟布包郑重交给僧璨说:自达摩祖师把此法衣交付给我,数十年来,我不敢有丝毫懈怠,倾力接引学人,弘法传禅。无奈周武禁佛,世局维艰,只好藏之深山了。现在我已年迈,来日无多,不久人世,故思之再三,决意把它交付于你。你要好好保护,择机弘扬、传承,不致使它湮没,有负祖恩!
        这份意外,这份欣喜,僧璨双手敬礼,接过袈裟,接过使命,激动之余才说:大师之言,弟子谨记!片刻,慧可赐一偈云: 

        本来缘有地,因地种华生。
        本来无有种,华亦不曾生。 

        僧璨再叩首说:大师之偈,弟子谨记。
        慧可大师最后说:达摩祖师当年付法衣于我时,曾赐我一偈曰心中虽吉外头凶,今天应验了。看来我有宿累,还要前往邺都(今河北省临漳县)还孽债。望你择居深谷,韬光养晦,不可远行,因有国难,禅法弘扬,自有来日。好了,你自去吧!

        僧璨顿首百拜说:弟子牢记大师训诫,绝不有辱师命。
        僧璨欲别不忍,欲行又止,于是躲在一旁树上,直至次日凌晨目送慧可大师离开这座破落寺庙后才悻悻然动身,朝着皖公山大步而去。

        上述二祖慧可传法三祖僧璨情境,一说是在北周武帝灭佛法的时候,他见到了二祖慧可禅师(二祖时年八十岁),当时他通身长了很多疮,像大麻疯一样。二祖问他说:你从何处来?来这儿干什么啊?僧璨答:我来皈依和尚,学习佛法。二祖说:你病得这个样子,这样不清净,怎么可以学佛法呢?三祖本来就很聪明,他说:我是个有病的人,而您是位和尚,但我们的心又有什么分别呢?二祖一听,知此人有些来历,便说:不要讲,不要讲,我知道了。于是,就把法传给他,并嘱咐他隐藏起来,以避免朝庭的杀害。又说:且不要让旁人知道我已传法给你了。所以三祖僧璨法师跑到深山隐居了十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