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三祖文化 » 详细内容

【三祖寺传说】摩围泉水竟能变美酒,黄庭坚曾以之为最爱


来源:三祖禅寺  发布时间:2017-08-21 浏览次数:488次
2017-08-05 微潜山


摩围泉和升谷文钱,是天柱山下禅宗三祖寺内的两处景点,各流传着一个耐人寻味的故事。其异曲同工之处在于均告诫人们,要学会管理和克制自己的欲望。


(三祖寺)


三祖寺大雄宝殿后的达摩崖下有一泓清泉,名曰摩围泉,泉水清澈醇洌,史称宋黄庭坚最爱饮此泉水,自号摩围老人。相传很久以前,有一对中年夫妇,在山脚下开饭店,并施茶为行人解除饥渴,乡邻称为“善福店”。一日,一白胡子老头拄着杖进店,店主热情招待。老头说:“饭菜都好,可惜无酒。”店主说:“这荒年肚子都填不饱,哪有酒喝。”老头说:“到摩围泉装一壶水来。”店主不解其意,见是个老人,便依照做了。老头接过壶摇了几下,然后掀开盖子,店主一闻,清香扑鼻,尝一口,连连说:“好酒,好酒!”老头说:“你以后顺带卖酒,但不要贪心,这一壶装五斤,每天只能装三次。”自此小店生意红火,店老板小日子过得滋润,买了庄园。过了几年,有个叫花子进店要饭,店主恶狠狠说:“走开,不要影响了生意!”叫花子求道:“我又不吃酒,给点剩菜剩饭行吧?”店主说:“这酒不是家酿的,没有酒糟喂猪,剩菜剩饭哪能给你?”这店主已今非昔比,叫花子转身便走,口念阿弥陀佛,并留下一偈:“天高不为高,人心最为高;泉水当酒卖,还嫌猪无糟。”原来叫花子和白胡子老头,都是三祖托身的,等店主醒悟过来,早无影无踪了。自那以后,摩围泉虽不能再当酒卖,然水质依旧清澈甘甜。


(摩崖石刻)


三祖寺左侧上山步道边有一棵立鹤松,近旁的石板上有一个小石宕,刻有“升谷文钱”四个字。相传唐武宗灭佛时,那年冬天下着大雪,有个小沙弥饿倒在雪窝里。他本是孤儿,无俗可还,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才苏醒过来。只见身边积雪融化了,身旁石宕里,盛着一宕白米,还有一文钱。瞧瞧四周,雪地里除了自己的两行脚印,连鸟雀爪印也没有。他惊喜地用升筒大小的斋钵将米盛起,恰好一钵。他用这一钵米煮成饭,用铜钱买了香在三祖墓前供奉。一升米,一文钱,以后天天如此,小沙弥无忧无虑,身体一天天强健起来。在获得温饱后,小沙弥心想,天天取米,有些麻烦,不如来个一劳永逸。夜里,便偷偷将小石宕扩大了几倍,睡梦里还美美的笑出声来。第二天,他兴冲冲地去看奇迹,可却傻了眼,不但没有更多的米和钱,就连原来的升谷文钱也没了。于是,只好重新托着斋钵到四乡去化缘,而那个被扩大了的石宕,也一天天缩小,一直缩回到今天的模样。



世路无如人欲险,几人到此悟平生。前几天到三祖寺,从摩围泉和升谷文钱经过时,我想起了另一个故事。一次,乾隆皇帝下江南,路过一处临江寺庙,便问老住持:“你看前面大江之中,碧天无际,烟波浩渺,风帆片片,到底有多少帆呢?”老和尚悠然答道:“只有两张。”乾隆奇怪,老和尚接着说:“一帆为名,一帆为利。”言下之意,尽管世间之人熙熙攘攘,忙忙碌碌,但从实而论,无外乎为名来,为利往。老和尚的禅语,虽有点绝对化的味道,忽视了世间还有活雷锋这类不为名、不为利者的存在,但从另一个角度,也确实道出了世人尤其应当高度警惕的两大诱惑——名与利。



古人云:“功名利禄四道墙,人人翻滚跑得忙;若是你能看得清,一生快乐不嫌长”。 事实确是如此,有一因捞名利而身陷囹圄的贪官在高墙之内作《长恨曲》:“人亡家破羁樊笼,名利权位顿成空;夜阑秋深寒露重,高垣铁网月明中;但愿长醉不愿醒,人生长恨水长东”。一位得道高僧养了一只狗,名字就叫放下,每到喂食时,就站在庙门口呼唤:“放下、放下、放下!”人们奇怪,问为何给狗取这么个名字,高僧说:“其实我不单是唤狗儿,也是在提醒我自己,要时刻放下身心羁绊呢!”


(储北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