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三祖僧璨 » 详细内容

《祖堂集》:禅宗三祖僧璨


来源:三祖禅寺  发布时间:2017-05-12 浏览次数:666次
2017-05-10 三祖禅

僧璨(约公元510年-606年),又作僧粲,隋大业二年(公元606年)圆寂,生年及事迹不详,为中国佛教禅宗三祖,曾跟随二祖慧可学佛数年,后得授与衣钵为禅宗三祖。

僧璨到二祖慧可处请求开示佛法的典故,见于《祖堂集》记载:

北齐天保初年(550年)有一居士,不言姓氏,年逾四十,到二祖慧可处。

求曰:“弟子身患风疾,请和尚为我忏悔。”

慧可说:“把你的罪对我说,我为你忏悔。”

来者沉思片刻说:“我还说不出我的罪究竟在什么地方?”

慧可说:“我已为你忏悔过,你最好皈依佛法,出家僧住。”

居士说:“今日见到和尚,已知自己是一个僧人了,但不知何为佛法。”

慧可说:“是心是佛,是心是法,法佛无二,汝知之乎?”

居士领悟地说:“今日始知人的罪不在内,不在外,也不在中间,在于其心,佛法也是如此。”

慧可闻言,十分喜悦,深器来者,即为剃度,高兴地说:“是吾宝也,宜名僧璨。”这一年的3月18日,僧璨受具足戒。


有一天,二祖告诉僧璨禅师道:“菩提达磨远自竺乾(印度的别名),以正法眼藏并信衣(指金襴袈裟,释迦佛传下的用以表示正法法脉之所在的证信之物)密付于吾,吾今授汝。汝当守护,无令断绝。

听吾偈曰:

本来无有种,华亦不曾生。"

说完把祖衣交给了僧璨禅师,并叮嘱:

“汝受吾教,宜处深山,未可行化,当有国难。”


二祖付法完毕,即离开司空山,前往邺都酬债。僧璨禅师于是谨遵师旨,没有急于出来大肆弘扬祖师禅法,而是韬光养晦,往来于司空山和皖公山(今安徽潜县西部)之间,过着一种隐修的生活,长达十余年。

三祖僧璨大师寂于隋大业二年(606)。入寂前,僧璨禅师曾告诉大众云:

“余人皆贵坐终,叹为奇异,余今立化,生死自由(别人都把坐着入灭看得很重,认为这样的走法希有难得,我则不然,我今天要站着走,以示生死自由)”,

说完,便用手攀着树枝,奄然而化。后谥“鉴智禅师”。

在禅宗发展史上,三祖僧璨是一个重要的坐标。初祖达摩将禅法带到中国,当时人们是遇而未信,至二祖慧可时,人们是信而未修,在三祖僧璨时才是有信有修。

僧璨对禅宗的汉化改造发展,有几个明显的表现。

其一,变面向达官显贵为面向下层群众。佛教初入中国,信仰接触者多为贵族,僧璨改变靠上层弘法的方略,变为在村夫野老中随缘化众;

其二,变在都市城廓建寺院为在深山僻壤布道场;

其三,变居住无常的“头陀行”为公开设坛传法;

其四,变“不立文字”为着经传教。禅法初传,有“不立文字”之说,主张静坐安心渐悟。

僧璨在公开弘法的同时,精心著述《信心铭》,以诗体写成,146句,四字一句,584字,从历史与现实,祖师与信徒、教义与修持的结合上,阐明义理,大开方便,应机施教。

有学者称《信心铭》是禅宗第一部经典,与《六祖坛经》并称最中国化的佛门典籍,为禅宗以文字总结其修习经验开创了理论先河。